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首页 >小说 > 爱情小说

干瘦乔木

时间:2017-10-29来源:作者:风织梦阅读:1156

  1
  
  “案发当天,你确定安束烨企图强奸你吗?”一名警察看着眼前目光空洞的女生。
  
  “是。”女生眼中依旧没有光芒。
  
  “那他是否脱掉你的上衣,然后想对你进行进一步侵犯?”空荡的审讯室回响着这句话,然而迟迟不得回应。
  
  女生颤抖着嘴唇,勉强的吐出一个字。“是。”
  
  “那你是否拿起旁边的花瓶砸向他的头部?”警察在一张白纸上刷刷的写下几笔。
  
  “是,是我砸的!求求你不要再问了,都是我干的!”两行清泪都出现在女生的脸上。她觉得沉默才会让她的心不再痛,但是她不知道,即使心不会痛,伤口却依旧在流血。
  
  夏日的燥热,大陆好像在一个锅里蒸煮着,有一处地方却冰冷至极点。纯白的墙,空气中飘着消毒水的味道,心电图的声音在偌大的病房里跳动,分分秒秒都在诠释生命,床上的人醒了。周围的人瞬间都活了过来,原本面如死灰的脸添上了些许喜色,冲到病床前看望病人。一位中年妇女着急望着病人,生怕他有一点差池。“小烨?你还好吗?快!快叫医生过来。”
  
  安束烨看着周围,一言不发,望家人焦急的神情,还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仔细的检查着自己。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,但却有确确实实的发生了,不得不接受。突然回想起前几天,不由得苦笑。
  
  有两名警察来了,显然不被待见。安束烨的母亲见状,立即在门口拦住警察。“你们不要太过分!他才刚醒,你们为什么不去询问那个行凶者!”
  
  前面的警察看着安束烨的母亲,也许是见惯了这些护子心切的家长,很有耐心的解释。“我们已经询问了行凶者,现在要问问受害者,这样才能尽快破案,希望你能配合。”
  
  安束烨的父亲制止住了要坚持不让警察见儿子的母亲。“警察先生,你们进去吧。”
  
  “你好,安束烨,我们是想跟你核对一下行凶者的口供,案发当天,你是想要强奸夏千绿小姐,然后她反抗拿起花瓶砸你的头吗?”
  
  安束烨听到这里,心跳仿佛在那一瞬间停止了,夏天的闷热差点让他窒息,窗外的蝉鸣显得格外刺耳。“在我没见到夏千绿之前,我不会回答任何问题。”
  
  法庭上,法官问安束烨。“案发当天,你是要强奸夏千绿吗?”
  
  安束烨看着对面的夏千绿,有些轻蔑。“是啊。”
  
  夏千绿震惊的抬起头看着安束烨,眼神里还有些疑惑。
  
  “我当时想强奸她,后来她反抗,我看她怎么不识趣,我就要放过她的,她就砸我的头了。”安束烨不屑的说完,庭下一片哗然。
  
  庭下一名男生,发出一声怒吼,几乎想冲上庭,把安束烨暴打一顿。“安束烨,你这个混蛋!你就该死!”
  
  夏千绿看着庭下的男生,四目相对,夏千绿首先低下头。男生受伤的眼神,可是又充满了决然。
  
  安束烨的母亲哭喊着,替自己的儿子不平,更不能理解儿子的行为。“小烨,你瞎说什么!你怎么可能强奸她,为什么要说谎?”
  
  法官重重的敲了敲法锤。“肃静!”
  
  最后,因为夏千绿是自卫行为,但是自卫过度,被判有期徒刑三年。
  
  夏千绿进监狱那天,格外平静,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,抬头看看夏日猛烈的阳光,热气霸道的想要吞噬一切,就让一切都这么结束吧,平静的生活也许就在这场风雨后吧。
  
  2
  
  女孩刚出生的时候,左眼周围的部分皮肤有一块大大的红色胎记,震惊了现场所有的人。
  
  紧接着一个噩耗被告知,女孩的母亲难产死亡。一得一失,上天似乎在和女孩的父亲开玩笑,这让他如何也高兴不起来。
  
  十岁那年,女孩被父亲带到一个新的地方,那个地方很温馨,不似以前和父亲住的地方那样的冷调。一个女人和一个男孩迎上来,女人满心欢喜的拉着女孩,完全没有被女孩左眼的胎记吓到的样子。“以后这就是你的家哦,他是你的哥哥,我是你妈妈。”
  
  女孩望着父亲,父亲笑着点点头。“喜欢吗?”
  
  女孩点点头。
  
  男孩很热情,拉着女孩就走进屋里,拉她进了一个房间,一个很少女的房间,女孩感觉自己在粉色的海洋里游荡,以后我真的可以在这里生活吗?心莫名的一暖。
  
  男孩笑起来很阳光。“妹妹,喜欢吗?这可是妈妈和我一起设计的哦,我知道女孩子都喜欢粉色,不知道你是不是?不喜欢的话我让妈妈换掉。”
  
  女孩话很少,她点了点头。
  
  那一夜,女孩失眠了,她的生活突然多了一个妈妈和一个哥哥,感觉很奇怪,却又很幸福,因为他们都没有讨厌她那罪恶的胎记。
  
  女孩和男孩上的是同一个学校,女孩上六年级,男孩上初二年级。
  
  男孩发现女孩话很少,总想要去逗她开心,但却总得不到回应。
  
  放学后,天空瞬息万变,一瞬间便披上了一层黑色大衣,雷声怒吼着,风肆虐着,雨也随即倾泄。男孩走到女孩教室的门口,发现女孩竟然不在,下大雨,她去哪了?
  
  男孩寻找着女孩,走到走廊尽头,发现几个人在对着外面的草丛大声喊叫。
  
  笑声弥漫在潮湿的空气中。“你这个丑八怪!”
  
  “你长得这么丑还好意思来学校,滚出去!”
  
  男孩看到一群人离开,走近一看,竟然是女孩!她在走廊外,淋着雨。
  
  雨水大到分不清女孩的喜怒,从小到大的一幕幕被嘲笑的画面叠加在一起,那一根弦终于断了。“啊!为什么我要有这块胎记!为什么我生来就跟别人不一样!为什么都要嘲笑我!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呜呜呜......”
  
  男孩抱住女孩,雨水无情的打在他们身上。“不管发生什么,你都要记得你还有我,我会好好保护你,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。”
  
  那一刻,他的话进入脑海里,仿佛几年的委屈都被逼出来,女孩大声的哭泣,撕心裂肺。
  
  十四岁那年,男孩激动的走到女孩面前。“你的胎记可以去除了,爸妈已经联系好了。”
  
  女孩激动的抬头望着男孩,眼里还有微微湿润。“真的吗?”
  
  男孩用力的点了点头。那一瞬间,感觉世界都在喝彩。
  
  女孩躺在病床上准备进入手术室,全家人都看着女孩,安慰女孩。
  
  女孩大大的眼睛望着男孩。“我害怕,如果不成功,怎么办?”
  
  “一定会成功的,相信我,不要害怕,有我和爸妈在呢。”男孩摸了摸女孩的头。
  
  手术非常成功,上天有的时候会跟你开个玩笑,为了让你变得更坚强,玩笑结束了,你的好运就开始了。
  
  女孩不可置信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左眼原本有胎记的地方洁白无瑕,手颤抖着摸着左脸,我再也不用被人嘲笑了。
  
  全家人都为此高兴着,男孩看着女孩震惊的神情,摸了摸她的头。“怎么啦?是不是被自己美到了?”
  
  夏千绿突然惊醒,扶着头坐起来,看着监狱的周围,一切如旧,原来是又做梦了,明明一切都触手可及。
  
  3
  
  初三那年,夏千绿和男孩依旧在同一个学校。那时候站在他的身边,一高一低的身影被太阳的光芒拉长,偶尔男孩还会摸摸女生的头,时间就这样停止在那一刻多好,就这样一直步行回家。有些事情要发生的,一定会发生,不会有稍微缓和的时间,让你去接受。
  
  “那就是高二学长欧梓谦吗?好帅啊!”
  
  “天啊,真的太帅了,上篮了!”
  
  篮球场上围着一群人,女生的目光几乎都被欧梓谦吸引。
  
  中场休息时,夏千绿走到欧梓谦面前,把手中的水递给他。“魅力不减啊。”
  
  欧梓谦接过水,笑了笑,仿佛没有篮球场上的喧闹,只有他和她。
  
  这时,欧梓谦接到一个电话,是母亲。“喂,妈。”
  
  电话里头哭泣着,母亲抽噎着。“你爸爸他有外遇了,我要去找他,如果是真的,我跟他离婚,你会不高兴吗?”
  
  欧梓谦看向夏千绿,显然有些疑虑,皱着眉,他选择相信,因为有她。“不会的,你相信我,爸爸不会搞外遇的。”
  
  夏千绿瞪大眼睛,爸爸搞外遇?不可能!爸爸不会的!“梓谦哥,不会的!相信我。”
  
  电话里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激动,随即一声惨叫和汽车碰撞的声音,电话突然挂断了,这一切都在一瞬间被宣告结束。
  
  欧梓谦慌了,他不顾比赛,跑出去寻找母亲,并拨打父亲的电话。
  
  篮球场上的喧闹快要把夏千绿给吞没了,总感觉所有的好运即将欠费。
  
  母亲出车祸死了。在医院,父亲赶来以后,欧梓谦抓着父亲的衣领。“妈妈说你有外遇了是不是!你这个混蛋,都是你,害死了我妈!”
  
  父亲悲痛的摇摇头。“不是,梓谦,你听我说。”
  
  “够了!我不听,你这个混蛋。”欧梓谦挥着拳头正准备打向父亲。
  
  夏千绿一个箭步挡在父亲面前,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欧梓谦的拳头。欧梓谦看到夏千绿,硬生生的收回拳头,愤怒的吼。“千绿!你也要替他说话吗?”
  
  “梓谦哥,你冷静一点,我不相信我爸爸会有外遇。”夏千绿渴望在欧梓谦的脸上看到一点缓和,可是失望的是,迎来的都是愤怒。
  
  “好!你们才是一家人,当然帮着说话!你们给我滚!”欧梓谦指着门口,空洞的门口,好像有玻璃破碎的声音。
  
  母亲的葬礼上,欧梓谦一言不发,空洞洞的看着母亲的遗像。夏千绿望着欧梓谦,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压着,踹不过起来。夏千绿走过去,拉着欧梓谦的手,却被欧梓谦无情的甩开。
  
  自从那以后,欧梓谦每次回家的一件事,就是问父亲拿钱,然后摔门而去。
  
  夏千绿看着父亲,再看看摔门而去的欧梓谦。这个家不再是以前的了,温馨不在,只剩冰冷。家里缺了一个人,就不再是家了吧。
  
  “为什么要给他钱出去鬼混?”夏千绿无力的看着父亲。
  
  “这是我欠他的。”父亲的眼里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忧伤涟漪,也许这样才会让他的恨少一点,即使自己从来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。
  
  夏千绿气冲冲的走进一家KTV,寻找着一个人,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,推门而入。刺耳的音乐将夏千绿的耳膜包围,包间里的人都讶异着夏千绿的到来,唯有欧梓谦沉醉于酒精。
  
  夏千绿一把夺过欧梓谦的酒杯,赶走他身边的女生。“梓谦哥!曾经的你不是这样的!你为什么不能好好读书,完成母亲的夙愿?高三这一年很重要,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放下!”
  
  一瞬间,玻璃被欧梓谦打碎一地,吓坏了所有人。“你还好意思跟我提我母亲?她死了!被你爸爸害死的!”
  
  “她死了你就可以颓废吗?”夏千绿无数次都想问问他,母亲死了大家都很心痛,可是他能不能静下心来听听父亲的解释,逝者已矣,为什么要折磨活着的人?
  
  夏千绿和欧梓谦越走越远,他们也许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日复一日,父亲的自责,欧梓谦的愤怒,夏千绿的心痛,充斥着这个岌岌可危的家。
  
  4
  
  现在为大家报道,昨天上午一名中年男子跳楼身亡......
  
  这个夏天,热气依旧在大陆肆虐,没有丝毫怜悯。夏千绿站在停尸房前,终于忍不住内心的痛苦,蜷缩在一角失声痛哭。
  
  写给亲爱的夏千绿,欧梓谦。
  
  对不起,我没能照顾好你们的母亲,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,我真的没有对不起你们的母亲。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伤心,要好好活下去,爸爸真的累了。我走了,我要到天堂寻找你们的母亲了。
  
  简单的几句话的遗书,就抛下一切离开了人世。父亲,你太残忍了,你怎么可以留下我一个人去面对接下来的生活。
  
  父亲的葬礼上,欧梓谦还是来了,他望着夏千绿,神情复杂。
  
  夏千绿抬头看着欧梓谦,黑白的世界里,两人显得格外憔悴,命运总喜欢捉弄人,令人痛彻心扉。
  
  “能不能好好活着,不要在胡闹了。”眼泪在夏千绿的眼眶里溢出来,她早已心力交瘁,却还要拼尽全力去维护这个家仅剩的一点温度。
  
  欧梓谦抱住了夏千绿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可是一切都无法再重来。
  
  昨天有一个中年女子找到欧梓谦,她说,其实我是你的父亲的表妹,我在老家被逼婚,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来了这里,所以求他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。只是我没想到你母亲她误会了,她没见过我,所以不知道我是他表妹。我很抱歉,现在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。
  
  我不想再听下去,欧梓谦崩溃了。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,这个误会带来的后果竟然是家破人亡,这个代价太大,我付不起,可我终究还是要还的。世界上有很多错误,一旦你犯了,将万劫不复,逃避不了,就接受吧,倾尽所有去弥补。
  
  “好。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,我是你唯一可以依靠的乔木了。”欧梓谦抱着夏千绿的力度稍微的大了一些,我不可以再伤害她了。
  
  这个夏天终于过去了,秋天来了,果树上都有了丰硕的果子,饱满的果实躺在树上。如果夏天没有好好劳动,那么秋天将迎来的是颗粒无收。
  
  那天,一个朋友给夏千绿打了个电话,她说,欧梓谦之前是不是在KTV结交了一个女生,那个女生觉得自己喜欢上他了,可是她发现他只是在那借酒消愁,她追求不果,便哭的昏天暗地,然后她哥哥知道了,扬言要打他。
  
  夏千绿绝对不允许有人伤害欧梓谦,她决定要去找那个女生的哥哥。她听说那个男生整天在一个地方和他的朋友鬼混,她找到那个地方。让她诧异的是,这哪里鬼混的地方,这是个音乐圣地,她走过画有很多涂鸦走廊,听到一个很好听的声音。
  
  台上四个男生,主唱的声音围绕着整个地方,台下的人都沉醉在此。夏千绿看着主唱,他就是那个女生的哥哥。她知道,如果说我要见他,绝对见不到他,为了阻止这场暴力,她只能霸气。
  
  她走到台上,夺下主唱的麦克风,坚定的看着他。“你就是安束烨?听说你要打我哥哥欧梓谦?”
  
  安束烨听到欧梓谦这个名字,眼神瞬间充满阴霾,想起前几天妹妹被这个渣男给骗的这么惨。“怎么?不给吗?”
  
  台下的人都在议论纷纷,可是夏千绿别无选择。“你能不能放过他,他是无心的。”
  
  “他欺骗他人无心?那我要是打你,是不是说我是无心的就可以原谅我?”安束烨轻蔑的看着这个可笑的女生。安束烨不想在于这个人有任何瓜葛,他放下麦克风走下舞台。
  
  台上的一个男生看着安束烨,他走过来好笑的看着夏千绿。“我们烨哥怎么可能会打人?”
  
  随即台上的人都离开了,留下不明所以的安千绿,不行,我一定要问清楚。
  
  5
  
  夏千绿找到了安束烨的休息室,发现门没锁,就走进去,突然看到安束烨正在换衣服,没有穿上衣的他呗夏千绿看到,她立马转过身去。
  
  安束烨觉得好笑,这个女生喋喋不休想干嘛?他走过去,正对着夏千绿,逼她走到墙边,一只手撑着墙,看着夏千绿。“你想怎么样?”
  
  夏千绿脸红着,气呼呼的看着眼前裸着上身的男生,刚要开口,就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,和安束烨瞪大眼睛痛苦的表情。
  
  安束烨倒在地上,殷红的血在他的脑袋后面流出,在地板上格外明显。一脸愤怒的欧梓谦抖动着身体。
  
  夏千绿捂着嘴巴,不可置信的看着欧梓谦,但是立马反应过来,欧梓谦推向门外,开始整理现场,害怕使夏千绿的手抖动着。“梓谦哥,你快走,不要回来!这件事都是我干的!”
  
  欧梓谦跑了,疯狂的跑了,仿佛是在逃离。不久,很多人赶到休息室,大家看到的是倒在地上的安束烨和一脸无助的夏千绿。
  
  安束烨看着玻璃屏前的夏千绿,拿起话筒。“你为什么要说是我强奸你?而且我知道是谁打我的。”
  
  夏千绿红着眼眶,良久才说出一句话。“对不起。”
  
  “我能求你一个事情吗?是我们对不起你,但是这件事我替他扛了,我只用坐五年的牢,如果是他,可能要坐十几年的牢。你在法庭不要承认强奸我,这个事情就不会有证据,这样你就清白了,至于你的损失,我出狱后会加倍还你的。”夏千绿不忍心欧梓谦大好的年华在监狱中度过,就像他小时候保护我一样,这次,该我保护他了。
  
  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他这个人到底那里好了,他逃了!他丢下你逃了,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,值得你们这样对待?”安束烨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。
  
  “不要走!拜托你帮帮我!”夏千绿看着安束烨决然的背影就知道了结果,为什么上天如此残忍?
  
  最后,安束烨帮了夏千绿,而且他还承认自己要强奸夏千绿,使夏千绿少了几年的牢狱,这让夏千绿很不解,为什么安束烨要这样帮自己?
  
  有一天,狱警告诉夏千绿有人打电话给她。“喂?”
  
  许久以后,才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。“千绿,你还好吗?”
  
  夏千绿瞬间红了眼眶,是他,欧梓谦,他终于知道打电话给我了。尽管所有人都说他背弃我逃走了,我也不怪他,我只希望他能够好好的。“恩。”
  
  “对不起,那天我逃走了,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坏的哥哥,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电话里面小声抽泣的声音还是被夏千绿听到了。
  
  “梓谦哥,你是最好的哥哥,你说过要做我的乔木的,等我出去以后,你要好好的和我一起活下去。”从来都没在夏千绿面前哭过的欧梓谦,夏千绿又怎么可能去责怪他一句。
  
  三年很快过去了,夏千绿走出监狱,看着初升的阳光,心中的阴霾也随之散去,终于可以归于平静了。
  
  夏千绿看到门口的安束烨,有些惊讶,可能他是来接别人的吧,夏千绿准备绕过他。
  
  安束烨拦住了夏千绿。“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  
  去哪?夏千绿没有多问,毕竟自己欠他太多太多。没想到他带我去的竟然是墓地,他走到一个地方停下,夏千绿看向墓碑,欧梓谦的名字刺痛了夏千绿的心。
  
  “怎么可能?梓谦哥死了?你说过要做我的乔木的,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。”夏千绿不能接受,她蹲在墓碑前,拍打着墓碑,难怪他会给我打电话,原来是和我最后的道别。
  
  “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吗?因为我躺在病床时,我那个傻妹妹知道警察就在外面,她哭着求我,不要告诉警察是欧梓谦打我,说欧梓谦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还要求我不要告诉你。还有,这是你哥哥给你的存折和一封信。”安束烨把手里的文件袋递给夏千绿。
  
  夏千绿打开书信,看着熟悉的字迹。
  
  千绿,原谅我的冲动,让你失去了三年自由,我对不起爸爸,更对不起你,也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。我害怕你知道我的病以后倾尽所有来治疗我的病,我是治不好的,所以我逃了,我知道我很自私,我不求你的原谅,只希望你以后要好好的,我用我剩下的时间,去赚更多的钱,这样你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。原谅我无法再做你的乔木了,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情了,以后你要好好的活着,下辈子,如果我们还是一家人,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强壮的乔木做你们坚强的依靠。
  
  夏千绿在欧梓谦的墓碑前哭了很久很久,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,就像小时候从来都没有嫌弃过我的胎记一样。世界之大,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。
  
  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