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首页 >文章 > 伤感文章

“厕所革命”,到底能革到谁的命?

时间:2017-12-18来源:作者:胡平瑞阅读:1289

今年上半年,我给“12345”热线打电话,反映南京六合区槽坊沪江商贸城旁的龙杨路上,有人的粪便,让人看了恶心、想吐。希望有关部门疏堵结合,疏,就是派人巡视监督;堵,就是新建一个公共厕所。
“六合区”当天回复说:不清楚情况,会派人了解的。几天后回复说:我们会派人加强巡视;至于新建公共厕所的建议,我们无法决定。
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龙杨路上的粪便情况依旧没有多大改观。
在克制又克制自己后,实在忍无可忍,年中,我又一次拨通了“12345”热线打电话。
这次,“六合区”也是当天回复的。
他们说,“我们会派人加强巡视的”;至于新建公厕建议,他们说沪江商贸城里面有公共厕所。
我反驳说,那里的公共厕所离龙杨路较远,不方便。而且,许多人并不知道。
热线最终没有结果。
当然,龙杨路上的粪便情况依旧。
这下,我没辙了。也不打算再打热线电话了。
我反映情况,建议新建公共厕所,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我每天上班都要步行经过龙杨路。5:40起床,6:20从家出来,乘公交往槽坊赶,到槽坊一般是7:25。从出门算,整个过程要1个小时;到沪江商贸城里面的公共厕所,另加10分钟,出来回到龙杨路上至少8分钟。
如果出门前做了排便处理,出门后没问题;如果没有,下车后就可能有状况。
许多次,我下车后走上一小段,突然有了排便要求,而且来之快,让我肚痛难忍,走路几乎是艰难往前挪动。过程中几次蹲下来使劲别便。
每年更有四五次,感觉快别不住了。我看着路边的草丛,真想马上钻进去一解了事。可是草丛只有20-30公分高,稀稀拉拉,并且离马路人行道只有三四米,自己又是公司高管,路旁随时会有早到同事路过,如果看到不雅一幕,以后如何面对?
牙关咬得紧紧的,拳头握得紧紧的,神经绷得紧紧的,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,连大气都不敢喘,生怕稍一松懈,大便就会瞬间喷出,到那时,真的无法收拾。
别便别到公司解决之后,神经是放松下来了,可是浑身的肌肉依旧酸痛不已,至少要坐上半个小时,才能缓过劲来。
这事,对谁都不能说,说出了,别人会笑话的。
那么,为什么不去沪江商贸城里面的公共厕所?
我去过,多次去过,确实解决过问题。
不过,去那里是有条件的。
一是离上班的时间足够,不然就会迟到;二是下公交车时就有急切要求。
但实际情况往往是:时间不允许,车堵迟了,如再去那里,肯定迟到。更要命的,是下车时并不想马上排便,等走上一段,前不着村、后不着店,要求才突然急切起来。
毕竟,我已是55岁的人了,身体机能大不如从前。如果遇到天气寒冷,排便要求更加强烈、更加急迫。
也许,你们会觉得,我所提新建公厕建议,完全出于私心。
其实不全尽然。
龙杨路段,几步路就会有人的粪便,隔上二三天,就会有新的粪便出现。粪便有小孩的,更多的是大人的。
龙杨路段,现在已是热闹路段了:至少有两条公交经过;而且,路过此处买菜、卖菜人流很多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在此丢人、丢份地作为?
不难判断,这里是有需求的;在这里行方便的人,肯定是来不及了或是认为去沪江商贸城里面不方便。
因此,“六合区”所说的沪江商贸城公厕,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!
不是吗?
“六合区”承诺要加强管理,怎么至今还没有成效?
用脚指头想想,都会找到答案。
两次热线电话都无功而返,我心灰意冷,不打算再有要求了。
说白了,我认了,心死了,不再想这事了。
也许,是上天的眷顾,给了我心不死的机会。
这一次,应该是天大的机会!
前不久,我在网上看到总书记说要推进"厕所革命"——努力补齐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短板。虽然好像是针对旅游业的,但对于民生、民计而言,我认为厕所革命的范围是可以适当扩大到各行各业厕所的。
我的心重新活泛起来:龙杨路段确实需要厕所啊,这股东风不正是我所期盼的吗?
我得抓住难得的机遇,搭上“革命”的便车。
这,不仅为我,也为居住在路边及经过此处的人们,让大家都能享受到东风的暖意。
为了能让“六合区”的官员们能看到这则消息,好让总书记的指示能在各政府部门充分传播开来,贯彻下去,我特意不马上打电话。
一个星期之后,我给“12345”热线打电话。
不出半天时间,“六合区”就来电话了。
这次,他们同样拒绝了。
拒绝理由很雷人:没有新建公共厕所的规划,我们也不好办。
我当即反驳说,如果都有公共厕所了,也用不着总书记说那番话了。既然说了,说明地方政府做的不够啊!如果说话前没有规划,现在总书记发话了,就应该按总书记的指示办,赶紧规划,尽快落实到位才对啊。不然,总书记的指示不就白说了?万一有一天总书记真的问起,我们总不能回答说,我们没有接到规划,所以不能办,您老人家的指示也就这样吧?
“六合区”反反复复强调没有接到新建公共厕所规划。
这一次,同样被拒绝了。
这一次,我真的生气了,很生气!
因为,这一次是最高层发出的号令,竟然戛然而止!
我想问:厕所革命,就这么难吗?
我真的很佩服地方政府“化万难于无形”的神奇功力。
老百姓要办点事,咋就这么难呢?!
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使中央政策的力量走空了。这不会是有如滔滔江水在现代社会也还是亘古不变东流去的规则吧?
我还想问:既然是厕所革命,到底能革到谁的命?
如果有关方面能将此事作为典型事例,一抓到底,不问出个究竟不收兵,不撤换几个一把手不罢休,以儆效尤,该 有多好啊!
这,也许是我的妄想。
我是不指望什么了,这一辈子不指望了。
我的想法,也会如那江水,东流去,东流去了……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