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首页 >日记 > 心情日记

《庆兔兔日记》2306手机做作业是伤害

时间:2017-12-20来源:作者:庆兔兔阅读:1689

2306十月七日星期六多云26℃~18℃客厅早晨温度20℃ PM2.5-82
半夜两点钟,我想着庆兔兔可能会在寒气中睡觉,我一下子惊醒了。我越想越生气,我们夜里已经要盖那么厚的被子,庆兔兔的被子可能还不知道盖没有盖在身上。为了一个西方育儿理念,可以把一切的可能忘在脑后,也不想想可能会发生的不测,也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。庆兔兔不是普通物品,不能在他的身上随便试验西方的教育。庆兔兔是一个我们天天视为生命的孩子,却让他接受西方教育理念在严寒中的洗礼。
气愤归气愤,现在我已经无能为力,我只能继续跟庆兔兔做工作,让庆兔兔不要去姨妈家睡觉,这样最起码夜里多了我和外婆两个人可以起来给庆兔兔盖被子。我把一条毯子又缝成一个睡觉的圆筒,这条毯子比较厚实,庆兔兔睡在里面不会再拢在一起,这样就可以保证庆兔兔身体一直在毯子里,庆兔兔在毯子筒里还可以有一定范围的活动空间,天冷的时候在外边盖被子可能不会再被蹬开。
外婆看我一直没有回来睡觉,外婆还起来看我在干什么。毯子终于缝好了,我又跟外婆说了一大堆气愤的话语,我知道说了只是自我解压,以后的事态发展还要看我自我调整心态。
七点钟电话铃响了,是庆兔兔跟着姨妈已经出门了。
外边雾蒙蒙地一片,长江对岸的大山都淹没在了白色青纱帐里,迎面扑到脸上的就是一股雾气,水泥马路边已经染上雨水的脚印。
庆兔兔穿着一身像斑马一样条纹的毛茸茸的衣服,正前面是一只猴子笑盈盈的脸。其实这套衣服就是庆兔兔的睡衣,现在成了庆兔兔日夜不离身的衣服了。
我跟庆兔兔说:“现在天已经冷了,你今年就不要在姨妈家睡觉了,外公给你缝制了一个睡袋,这样你睡觉就不会蹬被子了。”。
七点四十分外婆把庆小兔抱出来,听见庆小兔还哼哼唧唧,我过去说:“小九,你怎么不高兴呀?”,看见我过来,庆小兔也不哭了,庆小兔对着我微微一笑。
洗脸,庆小兔用手住抓毛巾,庆小兔用力把毛巾推开,庆小兔不让外婆洗脸,外婆强行给庆小兔洗脸,庆小兔就咕咕唧唧地反对。脱裤子解尿不湿洗屁股的时候庆小兔一样不愿意了,庆小兔拼命地拱着身体。外婆说:“可能是饿了。”,外婆站起来敲敲桌子,用手指着桌子上的面包,庆小兔马上就扑过来,给庆小兔喂了很小一点面包,庆小兔终于把屁股洗了。外婆给庆小兔端巴巴,庆小兔坚决不屙巴巴,再用面包的香味引诱,庆小兔已经不接受贿赂了。
我抱起庆小兔准备出门,我说:“小九,跟外婆再见。”,外婆跟庆小兔再见,庆小兔把头一扭,庆小兔脸已经朝向大门。我说:“我们在门外边跟外婆再见。”,在门外,庆小兔手就抬一下,当手落下来的时候,庆小兔的身体已经扑向楼下。
像雾一样的雨已经回家休息了,似乎太阳的影子若隐若现,刚刚被湿润的大理石已经恢复原来的状态。
国庆中秋假期还没有结束,早上外边的早点摊位就显得不是那么拥挤。热气腾腾的包子,香气扑鼻的煎饼,焦黄发亮的油条,庆小兔没有吃,庆小兔的嘴却不停地咀嚼着,庆小兔的眼睛始终看着每一个陶醉在美食中的人们。
庆小兔对什么都有兴趣,庆小兔看着跟前每一个人,庆小兔注视着每一个卖菜的摊位。如果听到说话的声音,如果看到不一样的东西,庆小兔就会拉住我的衣服停下来。
已经回到小区的菜场跟前,炒板栗的哗哗声音让庆小兔停下脚步,看不见板栗翻滚,只能听见板栗锅炒板栗的声音。
玉兔兔跟着妈妈和弟弟走过来,玉兔兔妈妈问:“你们在等谁呀?”,我说:“小九在看他们炒板栗。”,于是玉兔兔也不走了。
玉兔兔妈妈用手指着庆小兔额头上的一点伤痕问:“他额头怎么了,是不是摔的?”,我说:“不是摔的,这是打针打的。”,玉兔兔妈妈说:“打针不好吧。”,玉兔兔妈妈用手指着胖哥哥说:“他一天到晚流清鼻涕我都不给他打针。”,我说:“医生说他的血象太高了,怕时间长了会变成肺炎,所以这才让他打了几针。”。
玉兔兔妈妈问:“庆兔兔现在多重了?”,我说:“可能四十多斤。”,玉兔兔妈妈用手指着玉兔兔说:“玉兔兔,长到三十三斤以后,重量就没有再增加过,她的个头长高了,现在还是三十三斤。”,我说:“到该长的时候会长的。”。
玉兔兔妈妈指着胖哥哥说:“他前几天又从床上摔了下来,我们家的床又高。”,我说:“你们没有挂蚊帐吗?我们每次把小九放在床上就把蚊帐拉上,因为他们现在爬的太快了。”,我说:“你可以在床边堆上枕头和被子呀。”,玉兔兔妈妈说:“我是堆了好几床被子,不知道怎么他还是从床上栽了下来。”。
九点十分回到家,妈妈和庆兔兔已经起来正在刷牙洗脸。
庆兔兔昨天在万达广场买了三辆风火轮汽车,庆小兔也挤到跟前看热闹,庆兔兔在玩,庆小兔就伸手拿,这是庆兔兔刚刚买的宝贝,庆兔兔把三辆风火轮汽车都藏到背后,我说:“庆兔兔,你有三辆汽车,你就给弟弟一辆汽车看看。”,庆兔兔说:“小九会把汽车放进嘴里的。”,我说:“这么大的汽车小九吃不下去的。”,庆兔兔把三辆风火轮汽车排成一排看了一下,庆兔兔挑出一辆说:“小九,这辆汽车给你玩,你不要把我的汽车吃下去哟。”。
庆小兔喝完药,妈妈铺好瑜伽垫做早操,庆兔兔请示完妈妈开始看电视。外婆把庆小兔抱给我说:“小九要睡觉了。”,其实庆小兔两个眼睛一直在注视着妈妈,庆小兔的身子倒向妈妈,我说:“小九没有要睡,小九是想要妈妈抱。”,外婆重新接过庆小兔,外婆抱着庆小兔下楼了。
妈妈和外婆在清理庆兔兔庆小兔的冬装,庆兔兔庆小兔都挤到小房间的床上。我打开机器人试了一下,庆小兔听见了马上就要过来,外婆说:“小九的脾气有一点拐,他只要看到的,他一定要看到,他只要想要的,他一定要得到,否则他就会耍赖。”。
看着机器人跳舞唱歌,妈妈就给庆小兔喂米糊。庆兔兔把机器人关了,庆小兔马上就不愿意了,妈妈说:“你开一会让弟弟看啥。”,庆兔兔抚摸在机器人说:“再开一会我的机器人就没有电了。”,妈妈说:“没有电池了,我们可以换新电池,你看弟弟多么想看你的机器人跳舞呀。”,于是机器人继续跳舞唱歌,庆小兔继续吃饭,庆小兔一直到米糊吃完。
庆小兔在听着《君伟上小学》,庆小兔看中了我的电脑,庆小兔用劲地拍打着键盘,庆小兔用手抚摸着电脑屏幕。一会我的日记多了许多空格和标点符号,我连忙把庆小兔抱开,庆小兔犟着身子不愿意离开。
十一点钟庆小兔睡着了,我轻轻地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,我刚刚给庆小兔盖上被子,庆兔兔就像一个火箭一样从屋里跑了出来,庆兔兔两个手扶着小床的栏杆,庆兔兔猛地探过头对着庆小兔喊:“小九,你醒了。”,庆小兔一下子翻转过来,庆小兔仰面朝天地哭了起来。我一下子也条件反射地说:“庆兔兔,小九在睡觉。”,庆兔兔也委屈地说:“我还以为小九刚刚睡醒了。”。
今天是钰龙龙一家人回北京的一天,外婆妈妈庆兔兔没有等庆小兔就去了豆豆鸡家,十一点四十分庆小兔才从睡梦中醒来。
钰龙龙外婆抱起庆小兔,庆小兔没有任何不悦,但是庆小兔也没有什么兴奋,钰龙龙外公伸出手抱庆小兔,庆小兔一样来者不拒。钰龙龙外公说:“小九一点不认生,茜茜就有一点认生,我的手还没有伸过去,茜茜就大哭起来。”,钰龙龙外婆说:“茜茜比你们小九的重多了。”。
豆豆鸡的眼睛好像有一点不是很精神,豆豆鸡看东西总是眯缝着眼睛看的。豆豆鸡看着我在笑,豆豆鸡外婆说:“豆豆鸡在外边从来不笑,今天怎么在家里笑了。”,我说:“我们小九在外边看见谁都笑,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看见你们反而笑的少了许多。”。
说起钰龙龙在北京的事情,钰龙龙外公说:“现在钰龙龙上学远了,每次接送要四十分钟。”,我问:“钰龙龙上学了吗?”,钰龙龙外公说:“没有上学,我们给她报了一个有学前班的幼儿园。”,我说:“幼儿园不是都差不多吗?”,钰龙龙外公说:“北京的幼儿园都不让上课,我们报的这个还不是幼儿园,对外就是一个培训班,但是是和幼儿园一模一样的。”,我问:“钰龙龙喜欢吗?”,钰龙龙外公说:“喜欢,那里可以教蛮多孩子喜欢的东西,就是距离远了一点。早上六点多钟就要起来,七点钟从家里出发,到地铁站走十分钟,坐地铁十分钟,下车还要走十分钟。”,我说:“现在孩子上幼儿园,比我们以前上学还要辛苦。”,钰龙龙外公说:“看看他们一个个那么辛苦,心里真的不是滋味,但是也没有办法,大家都在这样做,你不这样做,就可能落后于别人。”,豆豆鸡爸爸说:“中国的孩子还是比外国的孩子用功一些,中国的孩子还是比外国的孩子综合素质高一点。”。
我问:“现在钰龙龙在北京上学了,你们平时都干什么了,是不是还在打牌。”,钰龙龙外公说:“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牌了,我没有事情就每天写一些诗词,再有时间就是看看电视。”。钰龙龙的外公,茜茜的爷爷,都是有墨水的人,都可以长篇大论,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才。就是我小事做不好,大事做不了,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。
钰龙龙外婆问豆豆鸡爸爸:“你的姑娘现在在哪里上学,是夷陵中学吗?”,豆豆鸡爸爸说:“她在宜昌一中读书,现在已经住校。”,钰龙龙外婆问:“那不是星期五才能够回来。”,豆豆鸡爸爸说:“星期六还有课,星期六下午才能够回来。”,钰龙龙外公说:“那你的姑娘够厉害的。”,豆豆鸡爸爸说:“只能说是一般般。”,钰龙龙外公说:“你也要求太高了。”。
我问钰龙龙妈妈:“你们这样钰龙龙不是就一点时间也没有了。”,钰龙龙妈妈说:“她喜欢,是她自己要去的,其实就是去玩玩,比如像滑冰她就很喜欢,还有跳舞,体操,都是她喜欢的。我们还是把每个星期六那天留了下来,这一天就供钰龙龙自由活动。”。
钰龙龙走到妈妈跟前,钰龙龙妈妈说:“你回去就不要滑冰了好不好?”,钰龙龙突然听到这些,钰龙龙一下子愣住了,怎么妈妈突然说不要她滑冰了,钰龙龙妈妈说:“你滑冰不累吗?”,钰龙龙看着妈妈说:“不累呀,滑冰好好玩。”,钰龙龙妈妈说:“她们是滑的真正的冰,不过突然去上早教班,每天早早地上学,她有一点不习惯,有一天她还问我,为什么要早上起那么早呀?”,我问:“早教班。”,钰龙龙外公说:“就是幼升小的衔接班,北京的幼儿园都不让上课了,每天就是各种各样的活动,教育局检查的很严格。你不学习还怕真正上学了跟不上,很多孩子,幼儿园放假都去上辅导班,所以我们干脆就没有让钰龙龙上幼儿园大班,直接就上了幼升小的衔接班。”。
钰龙龙外公说:“现在手机害死人,不管大人小孩,一个人一个手机,一边走路,一边看手机。”,豆豆鸡外婆说:“虎子他们学校还不是要他们用手机做作业,每次做作业我还没有看清楚题目,虎子已经按了确定。”。
学校要小学生用手机做作业,而且还是公立学校,为什么就没有人管一下。小学一年级,孩子的眼睛还没有发育稳定,孩子还没有任何自理能力,如果说是小学五六年级这样做还勉强可以。用手机做作业这个不叫新潮,这是对孩子的一种伤害,应该说这是害大于利,手机的字那么小,对孩子的眼睛就是一个潜在威胁,有了手机孩子可能会看一下乱七八糟的东西,同学之间可能会传递一下不良信息。
吃完饭,妈妈问说:“庆兔兔,我们回家吧,弟弟还没有喝药。”,庆兔兔说:“我还没有玩好。”,妈妈说:“那妈妈带小九回去了。”,外婆说:“你回去干什么?”,妈妈说:“那小九怎么办?”,外婆说:“就当你今天上班就是了。”。
外婆路上说:“孙晓东现在经常把妈妈从家里赶走,说她妈妈又把许多钱都给了娘家人。”,我说:“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尺度,任何事情都不能随便开口子。”,外婆说:“终归她还是她的妈妈,你怎么能够赶妈妈呢?”,我说:“固然孙晓东赶妈妈有一点不近人情,但是她妈妈一直往娘家送钱就有一点过火了。”,外婆说:“她舅舅每天就是打牌,没有钱了就跟孙晓东妈妈要。”,我说:“各人有各人的家,各家挣的钱是各家的,帮助亲朋好友是一个美德,但是绝对不能把钱给那些不劳而获的人,更不能给那些吸毒赌博的人,这样的人绝对不能打开这个缺口,就是一分钱也不能给他们。”。外婆又说起钰龙龙家,说钰龙龙爸爸在家里不做事就是看手机看电视,休息在家里要没有去送姑娘上幼儿园。我说:“谁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老年人愿意做事,年轻人有了依靠,你做了就不要埋怨,孩子你不送自然爸爸会送的,这个只能说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”。
十四点半庆小兔睡着了,十六点四十分庆小兔翻了身哼哼几声,庆小兔已经睡了两个半小时不能再睡了,把庆小兔抱起来,庆小兔又睡了,又过来十分钟庆小兔还在睡,我把庆小兔的被子掀开,在庆小兔的屁股上拍了几下,庆小兔终于睁开眼睛,庆小兔这才重新踏上去豆豆鸡家的征程。
我急急忙忙把庆小兔抱到豆豆鸡家,几个孩子和妈妈都不在家,他们去了万达广场。几个你男同胞吃过午饭就战斗在麻将桌旁。只有三个外婆一个豆豆鸡在家里,加上庆小兔和我一共六个人。
庆小兔高高兴兴,豆豆鸡哭哭兮兮,豆豆鸡的脸上还挂着泪珠。
外婆给庆小兔换尿不湿,我说:“小九已经一天没有端尿了,我们还是给小九端尿吧。”,没想到到卫生间,庆小兔就尿尿了,尿完尿庆小兔还回过头看着我在笑。
漫长的等待,十八点多三个孩子,三个妈妈回来了。钰龙龙妈妈说:“我们今天在万达广场吃东西,那个店里要烦死,别人吃东西安安静静,我们三个孩子是惊天动地天翻地覆。”。
三姑妈来电话了,三姑妈从当阳爷爷那回来了,我急急忙忙抱着庆小兔和妈妈一起回来。三姑妈的汽车已经停在门口,看见姑妈,庆小兔满面笑容地迎了上去,三姑妈抱过庆小兔说:“我们的小病号怎么样了?”,妈妈说:“打了四天针,还要吃一个星期的药。”,三姑妈说:“要不要小九再打一针感冒疫苗。”,妈妈说:“还是不打了吧,两次打疫苗,小九回来都发烧了。”,三姑妈说:“庆兔兔小时候打疫苗没有发烧过。”。
三姑妈给我们带来地瓜,一年没有吃到爷爷种的地瓜了,去年夏天的瓢泼大雨,让爷爷的地瓜地颗粒无收,今年爷爷家的地瓜又大丰收了。
外婆和庆兔兔送完钰龙龙一家也回来了。
外婆说:“钰龙龙的眼睛确实不好了,你看今天看电视她一直站在电视机跟前。”,我说:“钰龙龙对眼,就是弱视,这个不是看电视看的,这是有文化的人看书看多了,看了一些所谓的专家的介绍,在孩子床上挂上颜色鲜艳的玩具,可以让孩子认识跟着物体,可以孩子学会颜色,结果受伤害的是孩子,让钰龙龙变成弱视。”。
给庆小兔喂稀饭,庆小兔洗完澡就喝奶睡觉了。
庆兔兔看见庆小兔喝稀饭,庆兔兔也要喝庆小兔的稀饭,结果稀饭庆兔兔只喝了一点点,我问:“你怎么稀饭不喝了?”,庆兔兔说:“这个稀饭太难喝了。”。
庆兔兔今天在家里睡,我把我缝制的毯子筒给庆兔兔拿来,我说:“庆兔兔,你今天就可以睡在这个里面,这样你睡觉就不会滚到外边了。”,庆兔兔问:“这个臭不臭?”,我说:“这个怎么会臭呢?”,庆兔兔说:“这个你们用过的呀?”,我说:“这个毯子每年都洗了的,我们只用过几天,我们是盖在被子上边的。”,庆兔兔拿起毯子一个边放到鼻子跟前闻了一下说:“还好,只有一点点臭。”。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